你好,李焕英

欢迎来到你好,李焕英 网站地图 sitemap
你好,李焕英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techviewx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猪猪侠
你好,李焕英猪猪侠
2021/03/30 来源:你好,李焕英
    林帆愣了一下,惊愕地看着柳云儿,仔细回想似乎眼前的这个女人说得很对,其实这个世界是多彩多样的,人生也不可能只有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再见总会和相遇碰撞。

    或许,

    田海和王芳芳因此这一次的离别,从而开启一段全新的人生。

    “突如其来的相遇,始料未及的喜欢”林帆不断念着柳云儿所讲述的那番话,每一次都都有全新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唉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多想。”柳云儿已经把脑袋转到一侧,轻声地说道:“我只是只是针对你刚才的话,给出了一个例子,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一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”林帆点点头,微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知道?

    真的知道吗?

    柳云儿在心里给林帆打了个大大的问号,也许他真的知道吧也有可能他一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知道了什么。”柳云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这个世界有突如其来的相遇与始料未及的喜欢”林帆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就这?

    谁让你复述一遍啊!

    柳云儿气得够呛,正准备发火的时候,看到林帆正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,就明白自己又被他给骗了,其实这个混蛋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“大白痴!”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:“世界上最大的白痴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。”林帆无奈地说道:“那什么跟你说件事,你觉得当两个相互喜欢却没有表白的男女,突然有一天那男的不告而别,女的会做出什么反应。”

    听完林帆的话,柳云儿本来微微泛红的俏脸,忽然变得煞白煞白的,转过头直视林帆的双眼,严厉地质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问你吗?”林帆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“你”柳云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支支吾吾‘你’了个半天。

    林帆反应过来,笑呵呵地说道:“我不走我怎么可能走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富婆包养我,又是送我上下班,又供我吃喝,我才不走呢。”

    柳云儿当场就炸毛了,愤怒地说道:“走走走!马上滚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属于狗皮子膏药,贴上就撕不下来了。”林帆笑呵呵地说道:“好了好了闹归闹,正事还是要说的。”

    之后,

    林帆把单位关于田海和王芳芳的事情,告诉给了柳云儿。

    听完林帆所讲的内容后,柳云儿不禁陷入沉思中,许久后才开口说道:“我觉得那个叫王芳芳的女人,会在田海离开后的一周辞职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这这我岂不是凉了?”林帆一脸惊恐地说道。

    柳云儿一脸好奇地看着他,随即问道:“跟你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”

    “我们图书馆总共就三个人,一下子就走了两个岂不是我要负责全部的工作了?”林帆气得要死,愤怒地说道:“那我还怎么混吃等死?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

    柳云儿又开始愤怒了,他竟然想到的只是这个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“好歹是你同事,你不想着如何挽回,却只想着自己。”柳云儿蹬着林帆,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林帆耸了耸肩,无奈地说道:“我能怎么办?你以为我没有去挽回吗?没用啊这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情况,就是死活不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或许”

    “时机未到吧。”柳云儿叹了口气,默默地说道。

    时机未到?

    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到?

    把两人给五花大绑起来,然后在一个房间里关个一周?

    林帆皱着眉头,这个办法也不是不可以,但无奈已经触犯了法律的底线,同时凭借田海这个软弱的性格,估计他不会做出一些禽兽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

    换做自己和电冰箱呢?

    这时林帆的脑海中自动浮现柳云儿那玲珑有致的躯体,想着想着思想便出现了滑坡。

    “唉?”

    “你你有没有练过什么散打、跆拳道、空手道之类的?”林帆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柳云儿看着林帆,发现他满脸猥琐的样子,不由紧锁着眉头,说道:“你又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没什么。”林帆干咳几下,缓解了一下内心的尴尬,随即说道:“吃好了没?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“等我几分钟。”

    柳云儿吃完饭,便开始整理自己的办公桌,这个时候抬头看了对面的混蛋。

    发现他竟然傻愣愣地坐着,看着自己在整理桌子,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看到我在忙了吗?”柳云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林帆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看到不帮一下?”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林帆笑了笑:“你整理桌子的样子挺漂亮的,所以我想多欣赏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流氓…”

    然而柳云儿的动作却慢慢放缓。

    之后,

    两人便一同离开了物理系大楼,然后林帆看了眼某一个方向,发现过去一直亮着灯的实验室,今天却是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“小周今天问了我很多的问题。”柳云儿注意到林帆的动作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而且我让她已经申请到了我的地方,以后我是她的导师。”

    林帆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但是她有一点让我有点无奈。”柳云儿说道:“她的性格需要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”林帆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柳云儿皱了皱眉,恼怒道:“喂!我在和你讲话,能不能别心不在焉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”

    “我太关心的话,你岂不是又要生气了?”林帆满脸苦涩地说道。

    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:“我早就已经…反正不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不会?

    女人的话不能信!

    林帆之前就上过几次当,说好不生气了,结果最后还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

    林帆到了单位,他期待着能够发生奇迹,比如田海突然不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“小林?”

    “今天倒是第一次看到你没有躺着。”王芳芳好奇地问道:“究竟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芳芳姐”

    “今天可能会发生一些剧变。”林帆无奈地说道:“你你做好心理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做好心理准备?”

    王芳芳皱着眉头:“究竟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就当林帆打算把事情说出来的时候,正好遇到柳钟涛提着自己手提包来了。

    “王芳芳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柳钟涛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王芳芳点点头,直到柳钟涛离开后,急忙转头冲林帆说道:“就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“应该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件事情吧。”林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

    王芳芳前往了柳钟涛的办公室,留下林帆一人默默地发着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

    叔会和王芳芳讲什么。

    没等多久,

    王芳芳就黑着脸走到了林帆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解释解释他为什么走?”王芳芳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呃为了为了”林帆叹了口气,默默地说道:“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所以走了?”王芳芳愤怒地说道:“不告而别?”

    林帆缩了缩脑袋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可能这也是一种爱有没有听过有一种爱叫做放手,田哥愿意放手说明这是多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王芳芳已经快要气炸了,不过气到极限就是冷静,看着面前畏畏缩缩的林帆,恼怒道:“我现在很想打死你,竟然瞒着我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林帆叹了口气,默默地说道:“我是被胁迫的。”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林帆问道:“芳芳姐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走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王芳芳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其实突然放下一个人的感觉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挺好的?

    这不像是挺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帆知道此刻的王芳芳还在倔强,倔强的和那台电冰箱一模一样,而这样的女人恰恰又是最容易受伤的。

    沉思许久,

    林帆淡淡地说道:“芳芳姐田哥下午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“和我没关系。”王芳芳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”

    “既然发展到了这个地步,或许放下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林帆认真地说道:“但是放下并不是不联系,而是找一个机会彼此见个面,然后好好的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解开彼此之间的心结,再相互进行祝福,从此一别两宽。”林帆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

    王芳芳给予的答案却是相反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了。”王芳芳摇了摇头,淡然地说道:“我已经完全想通了既然选择了不告而别,即便再挽留也是不会有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“与其”

    “最后遍体鳞伤,不如现在忘记。”王芳芳淡然地说道:“我去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看着王芳芳离去的背影,林帆内心很是感慨,对一个人最好的就是放下,无论再想念也不要去打扰。

    失去,

    比拥有更加踏实。

    不过,

    真的可以做到吗?

    就当林帆胡思乱想之际,王芳芳突然杀了回来,背着自己的挎包,冲林帆喊道:“走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林帆一脸迷茫。

    “去找他!”

    “我要当面问一下,那个神经病是怎么想的。”王芳芳愤怒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是

    不是已经想通了吗?

    怎么突然又想不通了?

    …

      <code id='5f7cf'></code><style id='2155b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6b701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156a9'><center id='99ce4'><tfoot id='866d5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5fdcb'><dir id='e6f9c'><tfoot id='daec2'></tfoot><noframes id='474a0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0f71f'><strike id='e0bac'><sup id='4e51f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d77bf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a86a7'><label id='32e0e'><select id='35186'><dt id='98636'><span id='8eefb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7cc74'></u>
          <i id='4393a'><strike id='4dde0'><tt id='7a254'><pre id='8af67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9d17c'></code><style id='ef255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ddc31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c2676'><center id='f303e'><tfoot id='8542e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62ef8'><dir id='371a7'><tfoot id='3cbad'></tfoot><noframes id='81bb5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af68e'><strike id='e0480'><sup id='59a08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7cbcd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ed218'><label id='e5f13'><select id='c94ce'><dt id='0389b'><span id='d4822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903a9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3e81f'><strike id='34cfb'><tt id='09a5e'><pre id='0e5ea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30caa'></code><style id='d91e6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2e37b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a08a0'><center id='d9f4c'><tfoot id='fddc1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43d6c'><dir id='4c945'><tfoot id='479ad'></tfoot><noframes id='48611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676d6'><strike id='77120'><sup id='31c7c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e0e27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026bc'><label id='6568e'><select id='b2b10'><dt id='ad943'><span id='5b6bb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86277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d42c9'><strike id='b68a1'><tt id='f22e8'><pre id='e2a2e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