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李焕英

欢迎来到你好,李焕英 网站地图 sitemap
你好,李焕英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techviewx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猪猪侠
你好,李焕英猪猪侠
2021/03/30 来源:你好,李焕英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秦昌隆等人睁大眼睛,看着秦彬。

    "四弟,你……为何要这么做?"秦昌隆骇然问道。

    秦伟超和秦建君,也都呆愣地看着秦彬,一时间大脑没法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做出这种灭绝人性,六亲不认的事情的人。竟然会是秦彬!

    秦彬明明是最不可能做这件事的人!

    他对家族产业没有兴趣,他是一名武痴,平日里都在钻研武道,从未插手过任何有关家族利益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却在秦无道去世的当天,对即将成为家主的侄女动手?

    他这么做的目的……如果不是为了家主,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的心中,都只有疑惑。

    "搞错了吧!一定是搞错了。四叔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!?"秦小露从后方走出,站在秦彬的身前,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秦昌隆等人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秦彬。

    此时的秦彬。神色变化不断,以至于表情都有点扭曲。

    怎么看,秦彬都不处于正常状态。

    "小露,你立即给我过来!"秦昌隆眉头皱起,说道。

    "我为什么要过去?四叔是什么人,你们还不了解吗?肯定是他们三个人,联手想要污蔑四叔!"秦小露倔强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整个家族里,秦小露最喜欢的就是秦彬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还小的时候,秦彬经常偷偷带她出去买零食和玩具。

    所以,她怎么也不愿相信,自己的四叔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"秦小露,你立即给我过来!"秦昌隆脸色铁青,怒道。

    "我就不!你们必须给四叔一个清白!"秦小露跺了跺脚,双手抱在胸前,仍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说完,秦小露又转过头,看向秦彬,说道:"四叔,你告诉他们,不是你做的……"

    "我说了。是我做的。"

    这时候,秦彬用嘶哑的嗓音开口,说道。

    秦小露脸色发白,如遭雷击,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"但我想知道,我是怎么暴露的。"秦彬抬起头,看向秦以沫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刺杀行动,从秦无道病重的那一天开始,就已设计好。

    至于杀的人是谁,就由秦无道的遗嘱来定。

    秦无道把家主之位传给谁,谁就是刺杀的目标。

    虽然刺杀行动的时间点非常敏感,但根据汤大少的部署,本应该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秦以沫确实触发了毒阵,也确确实实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为何,她能活着回来?

    后面的计划,都是以秦以沫死亡为基础而进行的。

    秦以沫没死,后面的计划就完全崩盘了。

    但秦彬仍然很疑惑,哪怕秦以沫没死,也不该第一个怀疑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秦彬已经做过撇清嫌疑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"如果打电话给秦朗的人只有一个,无论是秦昌隆还是秦建君。你的嫌疑都将被降到最低。"这时候,方羽微微一笑,开口道,"但偏偏,他们两人都给秦朗打了电话,前后间隔不过五秒。这样一来,你反倒弄巧成拙,让自己成为唯一的嫌疑人了。"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秦彬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为了把嫌疑转移,他故意找到秦昌隆,说联系不上秦以沫,让他找秦朗问一问。

    而当时,秦建君也在场,但秦彬并没有跟他交流。

    可听闻这件事的秦建君,又鬼使神差地也打了一个电话询问……

    正是这个巧合,反而把秦彬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"所以说。你还是不够严谨啊。稍微严谨一点,我们可能就要花费更多的时间,你也就有充足的跑路时间了。"方羽说道。

    秦彬看着方羽,眼里泛起凶光。

    他知道。今晚刺杀秦以沫失败,大概率跟方羽有关!

    秦彬之前从未见过方羽,但这个名字,却数次在秦无道的口中听到!

    "怪不得老头子会这么看重你……"秦彬阴沉地说道。

    "你说反了,不是他看重我,是我看重他。这也是我会站在这里的原因。"方羽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帮别人处理家务事,是方羽最不愿意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人,哪怕关系不错。方羽也会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但方羽看到秦无道苍老的脸,没法拒绝他的最后请求。

    "哈哈哈……"秦彬盯着方羽,突然仰天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"小露,赶紧回来!"这个时候,秦昌隆夫妇皆是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秦小露还处于愣神的状态,根本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"她回不去了。"秦彬咧嘴一笑,伸出右手臂,勒住秦小露的脖子。

    秦小露发出一声尖叫。想要挣扎,却根本敌不过秦彬的力量。

    "秦彬,你放过秦小露,她是无辜的!"秦昌隆脸色苍白,大喊道。

    "无辜?你们秦家人,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!"秦彬双眼通红,嘶吼道。

    秦小露被勒住脖子,整个脸都充血,呈现红色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满是绝望。

    她做梦也想不到,往日最疼爱她的四叔,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!

    "秦彬!你不看在我们的面上,你也要看在父亲的面上!他老人家的遗体,就在灵堂里!你这么做,对得起他么?"秦伟超瞪着秦彬,怒道。

    秦彬脸色微变,转过头。看了一眼灵堂内的棺木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出现波动,但很快变得坚定。

    "当初如果不是父亲领养你,你还是一个流落街头的孤儿!你进入我们秦家这么多年,父亲待你就跟真正的亲人一般!你怎么能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?我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。但我们仍然是亲人!"秦伟超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今天的他,再无以往的软弱!

    秦彬竟然想杀死他的女儿,这点已经触及了他的逆鳞!这一点无法容忍!

    "不说父亲,就是其他秦家人。待你也不薄!你现在这么做,你不怕遭到天打雷劈么!?"秦伟超怒不可遏,说道。

    "待我不薄?亏你们说得出口!"秦彬咬牙切齿地说道,"你们这些人。天天摆出一副虚伪的面孔,表面上说把我当做亲人,实际上呢?你们还是把我当做外人!"

    "我们谁做过这种事?是你自己拒绝了父亲……"秦伟超脸色一变,说道。

    "对,老头子的确说过,要交给我一些产业。可实际上呢,这些产业是什么?都是秦家的边缘产业,一点价值也没有!"秦彬吼道,"真正的核心产业,老头子全交给了他两个亲生儿子!我根本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!"

    "你以为我这么不想获得权力和地位么?但我根本没这个机会!我在秦家就是一个外人!"

    "可哪怕我已经表现出对家族产业没有丝毫的兴趣,秦昌隆和秦建君这两个狗东西,还是在明里暗里的威胁我!"

    听到这里,其他人眼神都变了,转头看向秦昌隆和秦建君。

    两人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"秦彬,我们从未做过这种事,你不要像疯狗一样见人就咬!"秦建君咬牙反驳道。

    "呵呵……我因为这件事,曾经去找过老头子,你们猜他怎么说?"秦彬没有理会秦建君的反驳,自顾自地说道,"他说,让我自己想办法解决!说他相信我的能力。"

    "可他什么都没给我,我怎么跟他的两个宝贝儿子斗?"

    "这不是存心让我死么!?"

    秦彬越说越激动,甚至有些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被他勒住脖子的秦小露,快要撑不住,猛翻白眼。

    "你放开小露!有什么仇怨冲我来!"秦昌隆面无血色,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"停下!你再往前一步,我就把她脖子拧断!"秦彬大吼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灵堂这边发生的事情,已经引起了秦家内其他人员的注意,纷纷聚集过来。

    https:/4/4504/23213221.html

      <code id='8017b'></code><style id='93498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c6920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47c35'><center id='735a5'><tfoot id='4b26e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a9842'><dir id='0e58e'><tfoot id='5b338'></tfoot><noframes id='77610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3665e'><strike id='5955b'><sup id='c403e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2bd47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6001d'><label id='33148'><select id='e11aa'><dt id='6a5db'><span id='074f1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7e622'></u>
          <i id='ec30c'><strike id='155b8'><tt id='87a52'><pre id='9f120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fabfb'></code><style id='fa485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0770e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1e893'><center id='14a0f'><tfoot id='54562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5a4f2'><dir id='4709f'><tfoot id='04b0a'></tfoot><noframes id='b5b15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2d641'><strike id='f290f'><sup id='3a240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9d832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7a0cd'><label id='5ec56'><select id='71731'><dt id='e6cda'><span id='9b67e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3631a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5f1a3'><strike id='75b8b'><tt id='3dcb9'><pre id='29151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5e46b'></code><style id='85bd8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91db4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66ff7'><center id='3e614'><tfoot id='4aaf6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7bf79'><dir id='14050'><tfoot id='c208c'></tfoot><noframes id='92abc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16bc3'><strike id='d8de2'><sup id='71987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f3f1c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819b3'><label id='e49c1'><select id='f8be2'><dt id='8f5b9'><span id='c571b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2f5b0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cc668'><strike id='59fae'><tt id='a1184'><pre id='1d4ed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